教育科研/Educational scientific researc

    课题研究

    心理健康

    教师论文

    读书学习

    主体参与:挖掘作文评改的“唤醒”功能

    教学中的主体参与,是指学生作为具有自为性、可为性和作为性的主体,对教学在自己角色上的一种主观能动性行为。《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明确指出:“语文教学应为学生创设良好的自主学习情境,帮助他们树立主体意识,根据各自的特点和需要,自觉调整学习心态和策略,探寻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和途径。”在作文教学方面,新课程标准提出“写作教学应该贴近学生实际,让学生易于动笔,乐于表达”,“为学生的自主写作提供有利条件和广阔空间,减少对学生写作的束缚”等。这些主张都力求改变传统作文教学中那种教师高高在上作全知全能的权威,而学生只能在下面被动接受无丝毫话语权的“白板”(洛克语)现象,倡导一种平等对话式的师生关系。

    苏格拉底说:“唤醒个体的潜在力。”康德说:“教育是为了发展人的自然禀赋。”夸美纽斯说“所有人都应当通过教育获得广泛的知识,发展智慧。”第斯多惠说:“教育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怀特海说:“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激发和引导他们的自我发展之路。”……教育的目的,应该指向教育对象即人的个体发展。依据洛克的人类理解论“人的认识起源于自身的感觉与经验”,感觉与经验往往是建立在自我心智觉醒基础上的。所以,我们不妨认为,教育的旨归应当是唤醒受教育个体的“心智自觉”。作文教学应是师生言语生命的对话,这在哲学上属于胡塞尔所首倡的“主体间性”关系。即师生都是主体,二者在课堂上是平等沟通、交流,相互悦纳,共同提高的关系。作文评改应尽量多给学生展现的机会,唤醒其写作主体性,学生才能“自食其力”;要多给他们鼓励,方能增强其自我认同感,激发他们的写作兴趣和信心,真正开掘出他们体内无穷的创造力。评改方式不能拘囿于传统的程式化、封闭性模式中,应该开创出各种丰富多彩、灵活多样的方式。

    一、找回作文的原点:唤醒学生的自我认同感  

    美国现代著名的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自我认同是能够理智地看待并且接受自己以及外界,能够精力充沛,热爱生活,不会沉浸在悲叹、抱怨或悔恨之中,而且奋发向上,积极而独立。自我认同源自于个人自我实现的需要、个人自我发展的需要,它是继人的生理需要、归属需要、自尊需要等基本需要的优势出现之后而产生的最大力量和最大强度的总体需要,即自我完善这一人性的需要。由此观之,自我认同乃是个人的最高价值。

    中学阶段的学生作文一般来说还是不成熟的,难免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很多学生在练习作文时面对自己不尽如人意的习作,尤其是在屡次碰壁后,往往缺乏自我认同感,这种心理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进一步学习写作的欲望,进而导致对作文产生厌烦心理。古人对此曾做出有益的探索,南宋学者谢枋得主张初学文者先作放胆文:“凡作文,初要胆大,终要心小,由粗入细、由俗入雅、由繁入简、由豪荡入纯粹。”所谓“放胆”,就是要让写作者找到自信,自我认同。现代写作学理论认为,有效地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和信心,增强学生写作过程中的自我认同感,是开掘学生写作潜力,提高其写作水平的巨大动力和保障。叶圣陶先生主张不宜把评价标准定得太高,“若说立意必求独创,前无古人,言情必求甚深,感通百世,那么,能文之士也只好长期搁笔,何况学生?”为此,作文的批改要贯彻鼓励性原则,通过鼓励来唤醒学生写作中的自我认同感。即使只有小的优点,不大的进步,也要鼓励。不少教师自己的评改水平很高,但他们常常用衡量自己的标准和尺度去衡量学生,而且又急于求成,恨铁不成钢,对学生求全责备,甚至说得一无是处。长此以往,学生的自信心受到不断的打击,极易灰心丧气,从此破罐子破摔,从心底里失去写作的兴趣。为了防止这种情形的出现,教师在批改作文时应坚持长善救失、少改多就、鼓励个性的原则。应该多找学生的优点,不仅要给予充分的肯定,而且鼓励学生在自改中亮出优点,激发他们对写作的热情和信心,唤醒他们的自我认同感,鼓舞他们写出更好的作品。教师一句鼓励性的评语,或许就能成为学生由失望走向希望,由小进步走向大成功的有力杠杆。

    现代写作学提出,写作是一个真实的发现的过程,其核心是修改和重写。评改作文必须触动写作者的灵魂,才能找到真实的自我,触摸生命的清晰痕迹,写出心灵深处的欢歌。也只有这样才能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胡编乱造中,回归自我,找到归属感,发现“自我”价值,真实表达生命价值和情感诉求。参与式作文评改,更多的是一种言语生命间的对话,即是说师生之间通过写作来进行交流碰撞,来丰满彼此的言语生命,发现生命的真谛,共同提高彼此的生命境界。在这种多重平等对话中,每个人都能在与对方心灵碰撞和情感交流中生成自己的意义。这种情形之下,对话双方都是敞开心扉来袒露自己的心迹,聆听自己的心声,用两颗心来实践生命之间的悦纳。

    二、培育作文的质点:唤醒学生的生命体验

    写作首先源于自身的生活体验。生活中,总是那些亲身体验过的情和事,才是我们最难忘却、感触最深的写作“触发点”。我们读萧红的《生死场》,仿佛又听到白山黑水抗战壮歌;读沈从文的《边城》,沉浸在一幅诗情画意、田园牧歌情调的乡村风俗画中;读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近乎乌托邦式理想主义色彩的世界横亘在眼前……没有切身的生活体验,仅凭想象很难写出如此真实感人的生活。所以说,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是写作取之不尽的素材宝库。对学生而言,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课堂内外,都留下生命体验的痕迹。学生并非是一块“白板”,他们脑海中具有一定的生命体验,给予他们历练、展现的机会,沉睡的生命体验才能被唤醒,才能变“无米下锅”为“米仓丰盈”。当学生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能够就作文在写出“属于自己的句子”,才能正真地与读者展开对话。观点肤浅还是深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个性得到张扬,思路得到锻炼,体内的创造力量会被源源不断地激发,从而以更大的热情与信心投入到写作中去,挥洒出动人的诗篇。作文教学不仅要善于引导学生在日常生活中观察万物,从体察中反映和表现生活,更要教导学生学会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培养社会责任感,以此拓宽他们生活的领域,激发他们写作倾吐的欲望。只有这样,学生在写作时才会“情动而辞发”。因为无性情则无文学,无灵魂则无生命。费尔巴哈说过“人就是他吃进去的东西”,此话从一个侧面道出了写作的本质。

    让中学生在作文中展示真实的自我,让作文教学回归生活,表现生活,这是解决学生作文题材空泛、主题虚高的关键。《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指出:“教师应鼓励学生积极参与生活,体验人生,关注社会热点,激发写作欲望。”“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者刘莉娜写过一篇感言叫《来自我心》,她说:“一篇文章是要用心来做的。当你把心中的真诚的感情完完全全地融入纸上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那样长长的一篇文章,写起来就像是说话那样简单的事啊,根本不需要挖空心思去罗列华美的词藻。其实你的心常常都是满满的,沉沉的,坠得胸口那微微的痛,只是你从没有试着去表达而已。”她自言她的文章真实到透明,因为它们都是“来自我心”。只有这样的文章才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独特的个体生命最本真最动听的声音和最美丽的色彩。再如,一个学生在题为《给远方的妈妈》的作文中写到“生病时,嘴边总有你端来的热饭;睡觉时,耳旁总有你轻柔的话语”,老师对她循循善诱:“据我了解,你爸爸妈妈都在外打工,为什么不写真实的事情呢?”在平等交流后,这位学生写出了真实感人的篇章:“生病时,嘴边没有你端来的热饭/睡觉时,耳旁没有你轻柔的话语/远行时,脑屏上映着你不舍的泪水/回家时,眼前晃动着你欣喜的笑容/我知道,即便不在身边/你也一直陪着我的喜怒哀乐/你说你喜欢看操场上打篮球的高中生/喜欢看他们跑跳的样子/因为,你能想象/在遥远的地方/我和哥哥也在其中/妈妈/你一定很累吧/你看到天边飘来的云彩了吗/那是我和哥哥从不同的地方/寄给你的祝福。”

    教育就是一场心灵的对话。德国的哲学家雅思贝尔斯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不仅老师是唤醒另一个灵魂的人,而且学生有时也是推动同学、教师这朵闲云的轻云。在施教和受教的过程中,老师和学生的身份有时是变化着的,是互动的,是互换的,老师不是想当然的牧师。

    三、追寻作文的视点:唤醒学生的创新能力

    著名心理学家斯腾伯格把学业上表现出来的智力称为“惰性智力”,而与此相对的成功智力则是达到人生中主要目标的智力,它包括:创造性能力、分析性能力、实践性能力。成功智力在现实生活中不是凝固不变的,而是可以不断修正和发展的。能力是相通的,同时也是互相促进的。一个积极要求进步的孩子,在此方面获得了认可与发展,必然带动和促进彼方面的发展,而这种发展又常常伴以创新的火花。执笔为文是人类运用语言的重要方式,是在纸笔之下鲜活地展现出来的人类精神的流射、心灵的律动和情感的宣泄。一篇优美的文章,一种别致的语言形式,往往就表征着一个独特的个体生命正透过文字在向我们倾诉自己的故事。

    主体参与式教学绝非是简单地让学生举举手、动动口,而是教与学双边互动的实践过程,并在活动中激发他们的思考,释放他们的性情,唤醒他们的心灵。教师引导学生从认知、情感和行为各方面积极地投入教学活动中来,即“全部沉浸”,而不是“颈部以上的学习”。正如罗杰斯所认为的,在教学中要使学生整个沉浸于学习中——躯体的、情绪的和心智的。心理研究表明,教师的评语有助于激励学生的学习,提高反馈的效益。因此,作文的评语除了要准确科学外,更要遵循“鼓励、尊重、培养兴趣”的原则。写作《谈“穿着打扮”》这个作文题目,从初次作文情况来看,大多数学生觉得没有什么值得挖掘的空间,“穿着打扮”纯属个人生活小事。经学习小组互评互改后,终于发现和“穿着打扮”相联系的生活现象十分值得思考:穿着打扮和兴趣爱好、审美意识有什么关系?和生活水平、市场消费有什么关系?和现代文明、文化心态有什么关系?和时代潮流、社会环境又有什么关系?只有把思考对象涉及的生活现象审视得清楚一些,全面一些,才不会使思考囿于“个人生活小事”的小圈子。只有做到了“不畏浮云遮望眼”,才能联系现实,针对穿着打扮所反映出来的深层问题,展开议论。这样,文章自然也就有创新火花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教师的评语,可以是制造痛苦的魔鬼,也可以是送来阳光的天使;可以是封闭心灵的工具,也可以是打开创造之门的金钥匙。我曾布置写一篇《说说人际关系》的议论文。批阅作文时,发现有个学生只戴了个议论文的帽子,后面却写成了纯粹的记叙文。一般教师会写如下评语:“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文体都把握不了,下不为例!”……这样的评价恐怕有点失之简单粗暴。仔细分析,我发现文章后半部分的记叙文写得有模有样,经过反复思考,作出如下评语:“上帝在那里关上了门,却在这里打开了窗。种瓜得豆,虽非初衷,但你的记叙文却显示了作文功底的深厚,我相信你的议论文同样精彩!”后来,这个同学补交了一篇优秀的议论文。人们热爱自由,往往借用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人们对这句话一直没有疑议。作文互改时同学们热烈讨论:“自己的路”,是什么样的“路”?是“捷径”还是“弯路”?是“光明大道”还是“歪门邪道”……路要选择正确,否则一意孤行是很危险的,凡事都必须“深思而慎取”……学会独立思考,不仅能促进知识的理解,更能促进知识的迁移、能力的提高和思维的发展,同时也是形成独立人格的必要前提。

    教育是引导受教育者唤醒自我的内在心性与智能,最终达到自我的发展与完善的过程。正如布鲁纳所说:“教育要在学生原有的经验基础上帮助他们获得最好的心智发展。”学生是写作的主体,也应当成为评改的主体。调动全体学生参与作文评改,发展学生的认识能力,才能更好的促进学生敢写、能写、乐写。作文教学既是一种认知活动,也是一种情感活动。作为情感活动,个体的情感成分自然影响到写作过程的各个阶段,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动机、观念和态度、生理和情感状态都在写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学习主体参与评改,把那些通过生活和阅读积淀在生命中的精神因素如思想、智慧、价值、责任、义务等人性中的光辉挖掘唤醒,形成学生独立之人格、独到之识见和创新之精神。为此,我们将传统作文教育理论和教育心理学理论与作文教学实践结合起来,在教育实践中探讨“唤醒”功能的培养策略,以期对当前的作文教学和中学生非智力因素的培养有所启示和借鉴,也是对陶行知先生“教学做合一”的进一步探索。